郑伟安被华东师大录取研究生的前前后后

袁震东

郑伟安,男,1952年生于上海,一个自学成才的数学家。他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由于文革,14岁就失去了接受学校教育的机会,后成为瑞金房修队的木工,郑伟安利用工余时间,以顽强的毅力,自学范氏大代数、复旦大学数学系的课本,1978年顺利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录取为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概率统计方向的研究生,1981年出国学习师从世界著名的概率论大师梅叶(Meyer),1984年获法国国家博士。现在他是华东师大特聘教授、长江学者、国家千人计划中的成员。

1  2

郑伟安在自学

由于近来许多教师问起郑伟安是怎样进华东师大的,不少教师对于某些说法有疑问,弄清事实是老师们的期望。笔者作为当事人之一,为了记录下这段历史,除了仔细回忆外,还做了一些查证。

笔者采访了一些了解全面或部分情况的人。黄国兴,当时是留校的工农兵毕业生,后为计算机系教授,胡应平当时数学系总支委员系教育革命小组副组长(部队大校军官)。胡是与黄国兴同时毕业留校的好友;郑启明数学系教育革命负责人;文汇报记者张自强,他采访过郑伟安、郑启明、袁震东。写本文时郑伟安在上海与笔者多次通话,提供了材料。下面追述一下郑伟安进华东师大的前后情况。

一、发现天才苗子

1977年是四人帮倒台后的第一年,郑伟安把他的一篇用测度观点写的概率论文送给“舅舅”程其襄(郑伟安叔父娶程其襄妹妹为妻)审核,程其襄教授说我看过了没有发现错误。下面没有话了,即不做评价。因为他是研究数学分析的,并非概率论专家。此时,当时负责系教学革命的郑启明刚好来程其襄家,弄清情况后说拿给袁震东看看,好吗? 程表示:同意,于是1977年初笔者(简称我)从郑启明手中接过郑伟安的论文。论文送到我手上。另一个原因是,当时魏先生还在牛棚、还有个老师因为政治问题在数学系监督劳动:打扫卫生和做杂役。

笔者看过郑伟安的论文后认为论文有价值并做了下面两件事:

  1. 把论文寄给我在1975年全国概率统计学术会议上认识的严加安先生(他是中国科技大学64届应用数学系毕业生,1999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在鞅论、随机分析和白噪声分析方面等领域有贡献。)严先生很快回信,说你送来论文是投稿吗?我说“不是,只是看看有没有错误。”严说:“没有错误,文章颇好。”我立即把严加安的看法报告郑启明老师。那天从郑老师办公室出来,遇到工宣队的X师傅,他说:“我们要培养又红又专的人才,你领到系里来的那位白面书生(郑伟安),家庭背景复杂不符合要求。”我没有与工宣队师傅辩论。
  2. 那时还有一个问题:一个初中没有毕业的学生真能写出如此高水平的论文吗?按正常的教育程序,郑伟安如果成为数学系的研究生这不是跳了二级、三级而是跳了七级(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如果论文是抄人家的或有人代写的,那问题就大了。我把这个顾虑向曹锡华老师讲了。我说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那就是口试。于是在郑启明老师家进行“口试”,出席“口试”的有系主任曹锡华、程其襄教授、郑启明老师和我。由我出概率论口试题,伟安回答,我问了Loeve 中能够想到的许多问题,郑伟安都能正确回答。曹先生说,够了。于是,我们都确信论文是郑伟安本人写的。
  3. 不久,刘佛年校长召开青年教师座谈会,系里通知我参加座谈。会上许多老师谈了怎样努力攻艰克难,争取更好成绩。会议开得很热烈,似乎每个与会者有说不完的话语。我一声不啃,刘校长总结说谈计划、表决心到此为止,下面可以提问。我立即举手,然后把郑伟安的基本情况和系工宣队与系领导的不同看法讲了。刘校长仔细听取了我的陈述。然后说:“邓小平同志刚说过,人才难得。你回系后应该牢牢抓住郑伟安,让他早日进师大学习。”

    刘校长的话使我信心倍增,并把刘校长的讲话告诉了郑启明和郑伟安,并希望伟安继续努力争取早日成为师大的研究生。但事实上这仅仅是舆论上的准备,至多可算是思想上的准备。真正的行动还在后面呢。

    二、郑伟安的决定

    从一个考生的角度想问题,早日成为研究生是目标。苏步青在北京开会,向邓小平反映复旦想招研究生,邓小平同意复旦先招十几个。一天,我到复旦数学系,联系工作,遇到熟人汪嘉冈。汪说复旦要招研究生了,你能否介绍一个?我说,有!郑伟安。他马上把名字和有关信息记下来。后来把郑伟安叫到复旦来,复旦党委对郑伟安说你只要写一个申请,签上字,就可以参加研究生考试。郑伟安写了申请书,复旦立即给了他准考证。

    但郑伟安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认为华东师大先发现他,他选择了来师大读研究生。

    这样郑伟安在师大参加了数学系概率统计教研室的代数、数学分析、概率数理统计,三门课入学考试。考试顺利通过,华东师大数学系总支副书记林火土和数学系教育革命组负责人郑启明马上找郑伟安谈话。郑、林对伟安说,“对你的业务能力我们是满意的,问题是你的出身不好,但我们坚持认为你的表现是好的。如果你同意来师大我们立即向市里打报告。”听到这里,郑伟安把复旦的准考证交给了郑启明和林火土。并表示来师大去复旦都是为国家做贡献,决定来师大。

    三、师大党委的决定

    其实,系总支的表态并不能代替华东师大学校的想法。

    中共中央决定1978年3月18日在北京召开全国第一次科学大会,会议代表6000人,郑伟安被定为特邀代表。在会上,邓小平指出四个现代化的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并阐述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马克思主义观点,扫除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的歪风邪气,指出:新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个部分。

    大会前夕,人民日报记者找到当时的师大党委书记说,明天郑伟安要见报,师大到底录取不录取郑伟安,如果不录取,我们就写郑伟安至今没有大学敢录取。党委立即开会讨论,结论是录取郑伟安:郑伟安已被华东师大录取。1978年夏郑伟安终于正式成为华东师大概率统计研究生。

    四、郑伟安的研究方向

    郑伟安说,1978年他想当袁震东的研究生,领导说袁没有招研究生的职称,郑伟安只能选魏宗舒教授。

    但是魏先生是研究经典数理统计的与郑伟安研究的现代概率论,研究鞅、随机过程、随机分析是两回事。1981年郑伟安通过出国外语考试,赴法国读研。1981年底伟安到法国斯特拉斯堡,在那里参加Meyer 的讨论班学习随机微分几何。半年后郑伟安写了一篇文章,经Meyer 推荐,在概率论顶尖杂志上发表了。后来郑伟安问Meyer 是否可以争取拿博士学位?由于郑伟安没有学历,Meyer 建议郑伟安先拿一个斯特拉斯堡大学博士学位,然后给郑伟安半年助研位置,争取拿法国国家博士。

    郑伟安请示了中国驻法使馆教育处。教育处说,法国国家博士非常难拿,进修生如能拿到,拿一个人民日报登一个。

    1984年6月1日郑伟安通过法国国家博士论文答辩。不久,郑伟安顺利返回祖国。

    五、后记

    郑伟安曾告诉我:他通过师大研究生入学考试,没有拿到入学的正式通知,直到他被指定为科技大会特邀代表,才补给他入学通知。他在师大读研结束,去法国时,师大并没有给他硕士学位证书而是给结业证书,直到得到法国国家博士学位才补给他硕士学位证书。似乎华东师大有顾虑,当时华东师大破格录取突出人才有一定风险,是需要担当的。

    笔者时代的发展是不以人们的意志转移的,一旦时代的发展成为潮流,是无法阻挡的。郑伟安的成功是顺应了改革开放的潮流。

    另一个因素是郑伟安有真学问,经得住时间的考验。郑伟安今后还会遇到各种考验,衷心希望他取得新的成功。

    写完本文一个好消息传来:郑伟安与同事合写的书,英文版《高频交易与概率论(High-Frequency Trading and Probability Theory)》成为畅销书。

    2017年10月写于曹家渡寓所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