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怀念肖刚老师

深情怀念肖刚老师

陈猛

前几天惊闻我敬爱的肖刚老师因病离去,心情沉重多日无法平静,也许人们只有在失去的那一刻才理解拥有的珍贵,原来在我内心回荡着肖刚老师的不少片段, 其音容笑貌、严肃但不乏慈祥的教诲、那种颇具自信的鼓励事实上一直给了我信心和坚定向上的探索决心,我的代数几何事业源于肖刚老师的启蒙,并在一定时间里得益于他的指点。 倏然间相隔两世,我写此文以表达我对先生的崇敬和仰望,愿肖老师在天国安息。

早在去年底杨劲根老师从美国回来后告诉我肖老师生病的消息,我当时就感到震惊,后来几周内都没法相信那个事实,今年上半年来也从法国友人那里听说些零星的消息, 心里总是时常牵挂,默默地为肖老师祈祷愿他顺利过关。不想噩耗还是传来了,人生虽然短暂,留给世人的精神和杰作将永恒! 像肖刚老师这样的天才数学家用十几年的时间在“代数曲面”的星空里划过了亮丽的一道彩虹,他的研究工作至今都还在深深地影响代数曲面的研究, 我早就下定决心要将肖老师的科学研究精神继承并发扬光大。

短短几句无法表达我对肖老师的崇敬心情,这里就几件事追忆和肖老师的往事。我是198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后直升本系硕士研究生的, 事实上在确定我的研究方向时似乎是代数群,在我大四时陈志杰老师和邱森老师都指导我读 Nathan Jacobson 的“基础代数学”,由于我不必参加复试面试, 所以也就没能在大四最后一学期和肖刚老师见第一面,1986年9月入学时,我们六人谈胜利、孙笑涛、张志军、徐祥、刘彬和我一起跟随肖刚老师和陈志杰老师学习代数几何, 回想那时的学习生活,我感觉自己并不足够努力,因而我相信没有给老师们留下很好的印象。那时肖老师有很长时间去了美国,我真正和肖老师接触是他从美国回来后, 我带着自己写的小文章到淮海路肖老师的家里去请他指导,他的话至今还在我的耳畔“做论文一定要将问题彻底解决而不是只做一半就发表,你的方法如果和别人一样那就没有创造性”, 我想今天我对我的学生也是这么要求的,我将肖老师这句话当做是科研研究的启蒙篇,完全在理,我至今珍藏着这句话。听肖老师讲课是一大享受,他的课信息量大, 对深刻数学理论和定理的阐述很直观。回忆研究生阶段我的学习,我想能给肖老师留下一点印象的事可能是我在讨论班上讲了几节“典范奇点”内容,肖老师问了不少问题, 结束后还给我鼓励“讲得很好,就这么讲。”后来在得知我将去复旦附近的另一所学校任教后,肖老师专门找机会在杨劲根老师面前推荐我说“典范奇点方面,他(陈猛)可以帮你很大忙。” 我现在回忆起来觉得肖老师至少当时认为我能力还可以,虽然那时我还没做出什么像样的工作,我将这看成是肖老师对我的一种鼓励。自从我参加工作以后偶尔会去师大向肖老师请教问题, 让我很感动的是另一件事,我1992年收到了肖老师的来信,信中告诉我 Miles Reid 在给他的信中提到了我,问我对 Reid 的问题研究得如何了等等,信中殷切希望我不要放松代数几何研究, 我当时觉得这是一种很大的鼓励。1997年夏肖老师回上海,我再次有机会到他在同济新村的住处向他请教,他说的话令人难忘:“做数学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不断赶时髦, 但那需要很强的能力,另一种是别出心裁地研究别人做不出的问题。”不断地体会肖老师的教诲,我慢慢领悟到做数学研究应把握住大方向,找准目标,狠下苦功, 这何尝不是每一个数学家的轨迹?四年前又在五角场附近和肖老师聚会两次,发现他的研究兴趣已远离代数几何,但看得出他还是那么睿智和自信。很遗憾这两三年未能再见到肖老师。

我感念人生短暂,我为失去我非常尊敬的老师而悲痛。愿肖老师一路走好,您的科学精神与我的研究事业永远相伴!谢谢,我亲爱的老师!

button